人鬼情未了—聊斋女鬼类型分析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609|回复: 0

14

主题

14

帖子

109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092
发表于 2015-7-1 22:35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聊斋女鬼千姿百态
摘要:《聊斋志异》中的女鬼各种各样,从不同方面分析她们的类型,举出相应的例子并加以分析。先从女鬼来源说明,再从女鬼品性性格特点等方面来看,从这方面主要将女鬼分为贤妻良母、个性鲜明、 妻妾和睦 、才华横溢、 恶鬼五种类型。
关键字:女鬼类型 贤妻良母 个性鲜明 妻妾和睦 才华横溢 恶鬼
蒲松龄的《聊斋志异》中妖魔鬼怪、道人神仙应有尽有,其中以女鬼形象最为突出,而女鬼的类型又是五花八门的。这些女鬼大多都是面容姣好、身材婀娜的少女。
从女鬼的来源看:有的是动物幻化的,如鹦鹉化身的阿英、乌鸦女竹青、蜜蜂精莲花公主,狐精或狐仙更是比比皆是;有的是植物成精,葛巾、黄英、香玉都是花妖,绛雪是树妖;有的是死后未能投胎转世的鬼魂,她们大都出身名门望族,死时仍是黄花大闺女;还有的是神怪,如深山老林中的仙女翩翩,《罗刹海市》中的龙女等。
从女鬼的品行性格特点等方面来看,《聊斋志异》中的女鬼又可以大致分为以下几类:
一、       贤妻良母型。
这些女鬼来到男方家里后,总能很好地帮助丈夫操持家务,且孝敬公婆,善待仆人将家里整顿得井井有条。如《罗刹海市》中的龙女。龙女和马骥结为夫妻后相亲相爱,经常吟诗歌唱。马骥身在龙宫看到玉树上的花瓣掉落,不禁开始思念家乡,思念父母。碍于仙界与人间道路不通,龙女不能尾随马骥。虽然依依不舍,龙女还是很理解丈夫,还忍住悲伤劝说丈夫:“归养双亲,见君之孝,人生聚散,百年犹旦暮耳,何用作儿女哀泣?此后妾为君贞,君为妾义,两地同心,即伉俪也,何必旦夕相守,乃谓之偕老乎?若渝此盟,婚姻不吉。”她要马骥在三年之后的四月八日 ,再驾船到南岛来,她将把他们尚未出生的孩子托付给了马骥。三年后马骥如约来到南海接过了龙女生的两个孩子心中悲喜交加。几年后,婆婆死了,龙女亲自到婆婆坟前大哭了一场。后女儿思母不得往,时掩户泣,龙女便突然现身安慰她,并赠她丰厚的嫁妆。龙女敬爱丈夫、孝敬婆婆、疼爱儿女,的的确确是贤妻良母中的典范。
蒲松龄笔下的贤妻良母是非常传统的女子,除了主持家政外,她们通常还会劝丈夫苦读,考取功名。如《红玉》中的女狐红玉,善良、纯朴、勤劳、富于正义感,她对贫苦而受迫害的冯相如充满同情,并给予无私热情的帮助。在她不能跟冯相如结合时,又主动为他介绍卫氏女,并资助聘金,使他建立起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。当冯相如家破人亡时,她又暗中替他抚养被抛弃的儿子,以后又为他勤苦操持,创新家业,并帮助他取得功名。《梅女》是一个吊死鬼,他规劝丈夫不当上门女婿,考上状元后两家才有来往。
不得不说以上这些女鬼都是古代女子的楷模,但我认为她们中的一些太过于三从四德,往往失去了自己的个性。
二、   个性鲜明型。
这一类的女鬼往往最招人喜爱。他们往往不受世俗约束,个性张扬。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婴宁,是蒲松龄笔下最美的女子,天真烂漫,尤其是她的笑总是让人忍俊不禁:王子服初见婴宁,婴宁“笑容可掬”,又“遗花地上,笑语自去”。二见婴宁,婴宁“含笑拈花而入”;等到鬼姨向王子服引见婴宁,婴宁则更笑得突出:“闻户外隐有笑声”,“户外嗤嗤笑不已”,“婢推之以入,犹掩其口,笑不可遏”,“忍笑而立”,“女复笑,不可仰视”,“女又大笑”,“笑声始纵”;然后又在小园,“见生来,狂笑欲堕”,“女笑之作,倚树不能行,良久乃罢”;然后便是与王子服同归王家之后,更是笑得惊世骇俗:“但闻室中吃吃,皆婴宁笑声”,“母入室,女犹浓笑不顾”,“才一展拜,翻然遽入,放声大笑”,“至日,使华装行新妇礼,女笑极不能俯仰”。这个姑娘真让人捉摸不透究竟是何事会让她如此爱笑。也有人曾研究过婴宁其实并没那么简单,她实际上是一个天真狡黠的女子,干过“缺德事”:害了邻家公子。但我们相信婴宁天性是单纯的,只是被这社会浸染后所作出的自我保护罢了。出这事后,婴宁收敛了,从此竟然不再笑,即使故意逗她,也终不会笑,这让我们未免感到一丝遗憾,再有个性的人处于这凡尘俗世中,也会受拘束,不能自己。然而让我们欣慰的是婴宁生了一个儿子,还在襁褓中就不畏惧生人,见人就笑,也大有母亲的风范。
另一个性比较鲜明的女鬼便是小翠了,他嫁给傻子王元丰后,最喜与他在房间胡闹,经常闯祸,害元丰被责骂;她还扮作宰相欺骗公公;让元丰穿上龙袍扮成皇帝……小翠的放肆总是让公婆无可奈何,实际上细细去了解,发现小翠其实都是在帮助王家 ,他帮助公公躲过了他人的陷害,使元丰变清醒。她嫁给元丰原为报恩,不会长久地在一起,后来为公子找了个于家姑娘为妻,自己便消失了。婚后公子发现于家女儿就是小翠的模样,方才知道小翠模样变化的原因。她将自己变成于家姑娘的模样,为的是公子见到于家女儿就像见到她,以解公子对她的思念之情。这一切可谓是用心良苦、感人至深啊。
三、   妻妾和睦型。
蒲松龄笔下的这类女鬼的确是不一般,这可能也源于古代女子的道德规,想想现在社会谁能容忍丈夫养小三。妻妾和睦型的女鬼往往是两个以姐妹相称,和和睦睦共侍一夫。能受到这种待遇的男子必须有三生修来的福气吧。
《莲香》中的莲香与李女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狐与鬼,因为桑生,二人未谋面,一开始相互嫉妒,谁也不服谁,桑生夹在中间好不尴尬。后来,桑生病入膏肓,二人为了拯救他共竭所能,成了知己。鬼女李氏为此元气大伤,因而复死,后在莲香帮助下,借尸还魂,有情人终成眷属,而莲香积劳成疾,终成不治。十四年后亦死而复生。鬼狐重逢,感情甚笃,桑生遂开坟掘墓,将二人尸骨合葬一穴。故事中鬼狐二人的关系变化真让人唏嘘。
《香玉》中的香玉与绛雪分别是花妖树妖,她们与黄生相会,也成就了一段凄美的三人爱情故事。
能与人分享自己的至爱,这类女鬼的胸襟可不是一般地宽广啊!
四、      才华横溢型
这类女鬼与书生结交,大多是仰慕书生的才华,交流诗词歌赋,雅俗共赏。她们会在夜半的时候翩然而至,与书生秉烛、促膝长谈,她们与书生不仅是肉体上的交流,更是精神上的欢洽。最典型的当是《狐谐》中的,狐娘子在众才子的围攻下,她能从容不迫、应付自如,往往占了上风,让这些书生也不得不承认巾帼不让须眉。举一个有趣的例子,“顷之酒酣,孙戏谓万曰:“一联请君属之。”万曰:“何如?”孙曰:“妓者出门访情人,来时‘万福’,去时‘万福’。”众属思未对。狐笑曰:“我有之矣。”对曰:“龙王下诏求直谏,鳖也‘得言’,龟也‘得言’。”众绝倒。”其中戏万福的孙生名叫得言,这一对可真让人拍案叫绝,想必的确有才啊!
林四娘也是一个极富才情的女鬼,夜深人静时,时常到陈宝钥书房与他聊天,谈古叙今,甚是和洽,有时林四娘还携来酒肴,两人对酌畅谈。每每谈起衡王府的旧事,林四娘忍不住伤感落泪,或则引吭悲歌,引得陈宝钥也随之唏嘘不已。一天夜里,林四娘对陈宝钥说:“一年来备蒙关爱,深以为感,如今奉召前往终南山清修,不得不与先生别离了!”神情中充满了依恋之态。临走时还留下一诗惜别之诗:
  静锁深宫十七年,谁将故国问青天?
  闲看殿宇封乔木,泣望君王化杜鹃。
  海国波涛斜夕照,汉家箫鼓静烽烟。
  红颜力薄难为厉,惠质心悲只问禅。
  日诵善提千百句,闲看贝叶两三篇。
高唱梨园歌代哭,请君独听亦潸然。
以上这些女鬼的文采绝不亚于世间的团扇才子,她们才貌双全,是书生们不可多得的红颜知己。
五、   恶鬼
  蒲松龄笔下的女鬼大都善良、乐于助人,但也不乏凶狠残暴、损人利己的。如土地妇人便是一个恶妇,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,屡次与阳人王炳结合,最后使其油井灯枯、一命呜呼。胡大姑也是一只劣狐,兴奋作浪,打乱岳于九一家的日常生活:“专祟其子妇:履袜簪珥往往弃道上,每食,辄于粥碗中埋死鼠或粪秽”。
转念想想,这些恶鬼的存在是必然的,我们人类中尚有恶鬼无数,又怎能希望这些异类全是至善至美的?
《聊斋志异》中的女鬼类型丰富,以上五种是我认为比较有代表性的,不能代替全部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