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龙笔下的十大剑客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739|回复: 0

14

主题

14

帖子

109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092
发表于 2015-7-2 22:2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一西门吹雪
西门吹雪的年代,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年代。
他似乎已成为一种象征,显得高不可及。
西门吹雪的神韵,不在于他闪电般的拔剑,出剑;而在于收回长剑时,剑锋上滑落的那一串血花。
————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,是血……
那些总想追上他的人永远也达不到他的境界。
因为当他们吹落剑上的血花时,只感到了胜利的喜悦与兴奋......
但西门吹雪,他眼中闪过的却是难以名状的无奈与哀伤,他早已经脱离于这个俗世。
他本就不是一个轻视生命的人,况且天下真正值得他为之拔剑的人实在太少了,而自叶孤城之后,就更是如此了。
西门吹雪早已把全身心浸入了对剑道的追求,从他的一举一动,生活方式无处不透出对于至美的追求,剑,对他来说,已不是一种武器那么简单,在他来说,这是一种艺术;西门吹雪可以说是理想化的,是唯美的。
假如剑道一途,果然有着所谓剑神,那么西门吹雪无疑是最接近神的人。
以他领衔十大剑客,堪称当之无愧。
第二谢晓峰
“剑神,谢晓峰”
“现在,人们都知道他就是谢晓峰。他的手中有剑”
“谢家的三少爷手中有剑,谁敢轻举妄动”
英资天纵的谢晓峰,也许注定就是剑中的帝王,无论他的其他方面怎么样,人们的眼光总是会不由自主的,敬畏的停留在三少爷的剑上;一个能够将剑使得超出人类极限,进乎于艺术的剑客,却少有的并不那么在乎剑,也算是古龙书中的一个另类了。
他一生都没有败过,只因为他不能失败;只因为他是神剑山庄的三少爷,谢家的灵气似乎已经集于他一身,所以神剑山庄的声名不能毁在他手中。王者也许就是有着王者的痛苦,他常常想着能够脱离\"三少爷\"这个令人闻之而敬畏的身份,也许,就是一种潜意识的逃避。可惜正是由于他的天才,他的身份,乃至他的性格,他却无法真正的逃避什么,他必须坦然面对着\"神剑山庄的三少爷\"这个光荣的称呼,纵有再多的苦痛,他又能怎样?别人又能体会吗?杨柳飞舞,晓风残月,这种意境虽然美,却又美得多麽凄凉,多麽让人心碎?种种欢乐,你愿不愿意享受?.假如你要什麽就有什麽,这人生中还有什麽是值得你去追求的?一这种空虚有谁知道?谢晓峰是位英雄,却是一位无奈的英雄。
谢晓峰也终于斩去了双手的拇指,得到了心灵上彻底的平静,“十五式”再也不会出现,那个以剑名震天下的谢三少爷也再也不存在了。虽然,铁开诚说:“只要你一旦做了谢晓峰,就永远是谢晓峰,就算你已不再握剑,也还是谢晓峰……”但是,他终于做回了谢晓峰。
绝对的王者之气————虽不能近神,也堪称剑中的王者!
位居第二,我心悦诚服。
第三燕南天
“江湖中有耳朵的人,绝无一人没有听见过“玉郎”江枫和“大侠”燕南天这两人的名字”
“江湖中有眼睛的人,也绝无一人不想一睹江枫的绝世风采和燕南天的绝代神功”
“只因为任何人都知道,世上上绝没有一个少女能抵挡枫的微微一笑,也绝没有一个英雄能抵挡燕南天的轻轻一剑!任何人都相信,燕南天的剑非但能够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,也能将一根头发分成两根……”
燕大侠。
人们都是这样称呼燕南天的;何谓侠之大者?或许燕南天并没有达到金庸“为国为民 ,侠之大者”的要求。然而他的侠义几乎已经做到了古龙的侠义观的极至。
古龙的江湖是怎样的江湖——并不是家国天下的的江湖,而是人与人之间的恩怨爱恨交织而成的江湖。人以怎样的方式对待恩仇、对待爱恨——实际也就是检验你究竟敢不敢用自己承担得起——或者承担不起的代价来抗起“侠义”这两个字!
知道“嫁衣神功”的特异,而坦然修之,非大勇气大气魄之人,孰敢为之?
为了江枫,只身涉险,为了报仇而惨遭毒手,非真正视朋友如手足,孰可为之?
一代剑客居然成为活死人,在恶人谷十余年,这样的耻辱,然而在终于恢复功力,得悉众“恶人”近年所为,却未再深究,如此坦荡,非大胸襟者,孰会为之?
视江小鱼的安危远胜于己,对待故友后人更胜己出,岂是虚情假意者可比?
任江别鹤处心积虑,伪君子做到底,江南大侠声势浩大,然而在一个已经多年消声匿迹的燕南天面前,纵是俗人也知:“我只知有燕大侠,哪里有什么江大侠?”,读至此处,如何不让人痛快淋漓,为之击节!?
在误中江别鹤诡计,明知他就是苦寻至今的仇人,却苦守誓言,不再杀他,旁人看来未免近迂,然而,这样的侠者,殊不知恰恰难得!古龙的剑客,大多孤高冷傲,桀骜不群;或是行事孤僻,无善无恶。
剑法越是高超,则更是如此。
如燕南天这般,剑法以入化境,仍然一腔侠义,满腹热血的愿为天下人的侠士,可有二者?
剑中大侠,上无愧于神灵,下不惧于王侯;富贵如云,权势如梦。
列为第三,君意如何?
第四叶孤城
不可否认,叶孤城也是一位不世剑手,与西门吹雪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,同样的神秘,又是同样的孤独;然而他们本质上的不同导致了他们二人最终道路的不同。与西门吹雪不同,纵使他有着“白云城主”如此飘逸的称号;纵使他似乎有着孤芳自赏的清高,但他内心深处最在意的,却是权势;与西门吹雪不同,他太功利了;无论是他傲然 回答皇帝“卿本佳人,奈何作贼?”时那句令人回味的“胜就是王,败就是贼。”还是对西门吹雪那简单而深刻的回答:“只须诚于剑,不须诚于人。” 都反映出了叶孤城与西门吹雪的不同,对前者来说,剑,也许的确是非常重要的,但归根到底,也只是他重要的工具罢了。
然而,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他剑术的伟大。
“天外飞仙”无疑是古龙的武侠系统中,有招这一层面上,最辉煌的顶峰,虽然囿于“有招”,然而它已经隐隐可以上达“无招”的天意。也是古龙少有下了重重的描写的剑招——实在已经是天下无敌的剑招,纵是西门吹雪,如果不是特殊情形,恐怕同样无法幸免。
白云城主的剑法,便已足可踏入前十;参加这样一个可怕而庞大的计划,对手又是西门吹雪、陆小凤——乃至整个天下,不是真正的枭雄,又怎能作到?“成王败寇”的理念,我们有何尝能够一口否定?与西门登临绝顶后的惺惺相惜,天下又有几人?
屈为第四,城主海涵。
第五紫衣候
“五色帆主,紫衣候”
如果把剑道之外的各个方面加在一起考虑,恐怕剑中的王者,并非三少爷,而是紫衣候。
神秘的行踪,潇洒的行事,神一般的剑法,公侯般的气度。纵是他未曾与白衣人一战,也足以成为一个不朽的传奇。何况还有那样的一战!
紫衣侯的时代是一个雍容而大气的时代;无论是五色帆船主人那优雅奢华而又充满传奇色彩的生活;还是一生探求武道,竟望“……东海之滨,望有人以三尺长剑,赐某一败……”的白衣人,都让人隐隐约约觉出一种高贵而久远的感觉;
读过《浣花洗剑》,才明白,其实竟有超越于“对”与“错”,“胜”与“败”之上的“道”的存在,紫衣侯扛负的是中原武林的荣辱兴衰,白衣人追寻的是对人武道极限的突破;而紫衣侯用生命换来的悲怆的半招之胜,似乎也反映了作者对于孰强孰弱的犹豫;无论紫衣侯,白衣人,或是方宝玉,他们对于“道”的追求,也许只是道路上的差异,而代表正道的紫衣候,那样的魄力与霸气,在古龙的所有作品中,也只有如“夜帝”等少数几人可以比肩。
在身后立下十年之约,更慧眼相中方宝玉,颇有武侯遗风————这样的剑客,倘若不能进入前五,我无颜以对。
第六薛衣人
“他剑光一闪,忽然闪电般向楚留香刺了出来,见到中原一点红时,楚留香已觉得他剑法之快,当世无双,见到帅一帆时,楚留香就觉得一点红还不算是天下第一快剑,见到那“白痴”时,楚留香又觉得帅一帆的剑法不算什么了。但此刻,楚留香才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“快剑”…薛衣人这一剑刺来,竟来得完全无影无踪,谁也看不出他这一剑是如何出手,是从哪里刺过来的。 ………… 但这快如闪电又迅若惊雷的一剑,到了楚留香咽喉前半寸处,就忽然停了,停时就像发时同样快,同样突然,同样令人不可捉摸,不可思议,这“一停”实比“一发”更令楚留香惊慷。
薛衣人发这一剑时显然还未尽全力否则就停不下来了,他未使全力时刺出的一切已是如此急迫,使出全力来那还得了……”
也许是古龙对薛衣人的剑法描写的太少,很多人并不在意他的存在——然而,事实上他的剑法恐怕远远高出一般人的认为。
薛宝宝的剑法已经高过了帅一帆,帅一帆的剑法已可与水母相较,而薛衣人的剑法又已经远远的超出了薛宝宝——这还是未尽全力的一剑!!
仔细一想,能不汗额?!
这样的剑法,却还是陷入了那样尴尬的困境,为了生计与荣耀,甘愿隐藏在黑暗中取人头颅,换取金钱——这样的无奈是何等的残酷和现实。金庸的书,是现实的童话;然而古龙的书,却是童话的现实。
我一直莫名的对薛衣人感到亲切,这绝不是因为他是绝顶的剑客,而是由于他是一名背负着“现实”的剑客。
第七阿飞
或者说——沈飞?
自始至终都背负着谜一般的身世,带着纯真和野性,穿的是最简单的衣服,配的是简陋的几乎不成为剑的佩剑,用的是最直接的剑法——让很多名震一方的 大“剑客”们大跌眼镜的却是——绝对的有效!
这样一个充满新鲜和野性的少年,本来也许会无声无息的被吞没在这个江湖里,可幸的是,他遇见了一个真正的朋友——李寻欢。他得到的影响,恐怕真正的 改变了他的一生。 所以我们才能在《边城浪子》里看到一个完全成熟,已经真正的踏入剑道大堂的剑客——那时,人们已经不再称他叫“阿飞”了,而是尊称他为———“飞剑客”
第八燕十三
燕十三与谢晓峰同为绝世剑客,燕十三,却与谢晓峰截然不同,一心向武,执着于剑,然而两人际遇却迥然两异,当三少爷已经名动天下时,燕十三还是只不过是一个“脱身白刃里,杀人红尘中。”的浪子,两人的生活环境和对剑的感受就大不一样。燕十三喜欢黑色,崇拜黑色。黑色所象徵的,是悲伤。不祥。和死亡,黑色也同样象徵著孤独、骄傲、和高贵。它们象徵的意思,正是一个剑客的生命。就像是大多数剑客一样。 无论他们两人怎样的不同,一个江湖是容不下两个绝世剑客的。 他们必然的走到了一起。
如果这世界上有了一个谢晓峰,又有了一个燕十三,他们就迟早必定会相见。而他们相见的时候,就必定有个人死在对方的剑下!于是,他们的一战也就成为了剑客之间最为辉煌的决战之一;这一场决战,是古龙写得极其华丽的一战;两人的精神已经完全超越了极限与自然,当燕十三终于使出了“夺命十三式”的代表着“死”第十五式时,形势的急转令人瞠目结舌,当谢晓峰茫然的站在燕十三的尸体面前时,读者何尝不是?这又是一场胜者并非生者的决战:燕十三为了斩除“十五式”这条用自己的心血培养出来的毒龙,最终,死在自己的剑下;他是不愿意让这一招只会带来死亡的魔剑留在这世界上。他终究还不是一个被狂热蒙住了心的人,他的确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剑客。
燕十三不如谢晓峰,这决不是指不如决战之前的谢晓峰,而是在圆月弯刀中,面对丁鹏,已经参透剑之真意的神一般的谢晓峰。所以,无需悔恨。当年一战,燕十三虽死了,谢晓峰却败了……
第九木道人
真正看全了陆小凤的人,想必知道,如果真要评出天下武功最高的人,前三名里面,未必有陆小凤,然而却必定有木道人。
当他终于如愿以偿,他就不再是那个游戏风尘的木道人——也不会再是那个神秘得可怕的老刀把子,而是终于成为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想成为的角色—— “武当掌门”。
论武功,书中暗示假如还有人可以击败西门吹雪(注意:这里是已经在《幽灵山庄》中的西门吹雪,换而言之,就是已经成为神的西门!),也许只有木道人。
论心计,他所设下的阴谋,简直匪夷所思,更让人叹为观止的,居然在功成之后,可以全身而退!任陆小凤这一干人空叹回天无力。这岂是“伪君子”岳不群之流可以做到的?
可惜,他隐藏的太深太深了。潇洒脱俗的外表下居然隐藏着这样的黑暗之剑,所以只能称得上奸雄——在我心目中,这样的评价是可以降低一名剑客的整体水平的,所以排在第九,也许是我主观太甚了。
第十中原一点红
“搜魂剑无影,中原一点红”,江湖传说中要价最高的杀手,出手最快的剑客,一身黑衣,一口剑,一张惨白的脸,最锐利的是他的眼睛而不是他的剑,他什么人都杀,只因为他自认从来都没有过朋友……,本该以为这些传闻已经足以代表他的一切,但谁人知道在他冷漠的外表下,掩盖的竟会是一颗热血沸腾的心?但没有人能够感觉到,在那凌厉的杀气笼罩下,又怎会有人能用包容一切的心鞘去容纳那锋利的心剑?
冷漠,无情,孤独,高傲,所有你可以想象的与绝情相关的词语,你都可以用在这个人的身上。可会有水比冰水更冰吗?
一点红的剑法很怪,自成一格,他的剑法也很实用,因为他的剑不是给别人看的,是用来杀人的。


来源: 古龙笔下的十大剑客来自群组: 如是中国风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